涛声

回乡偶书

三月的零星小雨淅淅沥沥

刷在返乡公车的窗户上

形成无数条斜斜的虚线

公路两边的杨柳

从车窗旁奔涌而过

一排高压线铁塔固执地

跨过公路指向遥远的天际

深浅不一的黄绿色

占据了窗外的整个视野

朦胧的烟雨中

绿树环抱的几条村庄

显得格外静谧

村庄前后的几台插秧机

正在绿色包围着的几块水稻田里

上纲上线的播种着新的绿色

绿染的江南大地上

焕发着无限生机


心必须在乌云上面

如果你生命中的云层遮蔽了阳光

那是因为你的心灵飞得不够高

只有当我们的心在乌云上面

我们的视野才会永远纤尘不染、碧空如洗

凝重而空茫的天空将会充满透明的阳光


抢救气管异物患者的标准方法

海姆立克急救法——救人者站在病人身后,两手抱住病人腰部。用手对腹进行快速冲击,重复这一动作,直到异物从气管排出。


父亲

小时候

温暖我的是

敞开的怀抱和扎人的胡茬

长大后

温暖我的是

温情的絮叨和时刻的挂念

中年后

温暖我的是

慈爱的微笑和莫大的宽容


优雅无关金钱

一身纯白的套装

毫不做作的微笑

散发出优雅华贵


一位离过婚的女人

月薪只有千元的勤杂工

依然如此优雅的活着


春节——老百姓的念想

人群的热浪层层叠叠地包围了

沿海城市的每一个车站

无数返乡的农民工

肩扛手提着包包裹裹

在这里等着、守着、盼着

连日的劳累与长途跋涉

丝毫改写不了他们

写在脸上的兴奋与喜悦

从他们闪着亮光的眼睛

可以读出春节的含义


思念

下颚压在叠起的双臂上

一起堆垒在办公桌上

朦胧睡眼中

纵横交错的线缆

往返不断的车辆行人

永远呆立的宣传亭

一成不变的蓝色场地,灰白的公路

和夹峙的居民楼

日复一日地重复着

唯独那个曾经给这个画面带来生动的人

再也没有出现过


不解的思索

那颗钉住整个生命的螺丝

在脑中滑丝了

不能再向前转动,也拧不下来

它固定不住任何东西

总在同一地方转动

却又无法停止它

可近的微笑

不像其他人那样似笑非笑

也不像别人所说的那样可怕

微笑的时候

那副严肃的面孔转瞬就消失了

表情突然现出

稚气,善良,甚至有点笨拙

似乎在请求宽恕


激动时刻

那冷峻脸上的每块肌肉都在兴奋地颤抖着

那双本来似乎已经熄灭了生命之火的眼睛

又射出了闪亮的光芒